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文化 > 平川民间传说“黑虎化身”——王进宝

平川民间传说“黑虎化身”——王进宝

关键词:黑虎化身,王进宝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平川在线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http://
  • 感谢 pingchuan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6531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  清朝康熙年间,在峰峦叠嶂,紫气缭绕的屈吴山主峰西麓下,有个马饮水村,出了一位骁勇善战,为清王朝削三藩立下汗马功劳,深受康熙皇帝宠信的将军——王进宝。在民间流传着许许多多他的神奇传说,但流传最广的莫过于他是“黑虎化身”的传说。 
  闯祸赶出家,夜住寒山洞 
  相传在明朝天启六年五月的一个深夜,身怀进宝的王氏,熟睡中梦见一只白爪子黑虎向她猛扑过来,吓得她魂不附体,大声呼救,惊醒后原是一场梦。此时,她肚子疼得犹如刀割,大汗淋漓,家人忙唤人请来接生婆助产,便顺利产下了一个超过九斤的大胖男娃。王氏想到家境贫寒,便给儿子取名王进宝。意思是让新生的儿子给家中招财进宝,带来好运,改变贫困面貌。 
  幼年的进宝,家境贫困,父亲在他未出世前便死去了,幼小的他是靠母亲和叔父王尚信抚养的。孩子时候的进宝异常顽皮淘气,爬树掏鸟蛋,捅马蜂窝,是他的拿手好戏。除此之外,他还经常偷人家地里的瓜、鸡窝的蛋等,惹得村邻厌恶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他还经常带着村里的一群小伙伴,学着老辈人讲的故事和戏剧里的人物弄枪舞棍,排兵布阵,冲杀搏斗,摔石头,扔土块,不是摔坏别的孩子的腿,便是打破人家的头,常给家里惹事闯祸。他的这些恶劣习性,使母亲和叔父感到非常头疼。因此,也不知道挨过母亲和叔父的多少次毒打,但进宝犟脾气的性格不但没改,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还变本加厉,更胜一筹。当他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,已长得膀宽腰圆,身高八尺,天庭饱满,鼻如悬胆,相貌堂堂。食量大得出奇,一顿能吃三斤多米的糁饭。可笑的一件事是:有一年正月里,尚信叔让他给一家去送情,宴席上端来的荤汤长面,他一连吃了十八碗,同桌的人都惊呆了,全放下筷子看着他吃。这话传到了进宝娘耳里,他娘责怪他说:“你在众人面前吃饭要尊贵些,咋能朝十八碗吃呢?就不怕人笑话?”“谁说我吃了十八碗?明明是十七碗半!”“还不嫌丢人?” 进宝不但饭量大,力气更是大的出奇,在方圆百里无人能比。他经常将麦场的碌碡抱起玩耍炫耀。两个人尽力抬的装满粮食的口袋,他胳膊一伸,一个腋下夹一袋,不费吹灰之力。 
  当他长到十八岁时,村里有人请来武术师傅给孩子教武术,进宝一有机会就去学,而且他对学武术很用功,也很有悟性,招来式去一看就懂,一练就会。武术师傅对进宝特别器重,单独传授了不少招式套路。尤其是三十多斤重的一对铁鞭,进宝学得极为精熟。进宝学武的事很快传到了叔父尚信的耳里,为人老实厚道的叔父,十分了解进宝的性格,总怕进宝学会拳术惹事生非,说啥也不让学。为限制进宝学拳术,他托人包揽了邻村一地主的一群马匹让进宝放养。但进宝的心根本没在放养马上,他把马赶上山后,又偷着回来学拳术。结果一天丢失了两匹马,主人找上门来要求赔偿马匹,性格鲁莽的进宝便和人家吵了起来,两人很快撕扭在一起。进宝急于挣脱,他右臂猛向上抬,便将对方推了仰面朝天,跌伤了胯骨,马主人疼得在院子里乱骂乱叫,恰巧这情景被从田间回来的叔父看见。正直善良的叔父顿时气得火冒三丈,顺手拣了把铁锨冲着进宝怒骂道:“今儿我把你这个惹事生非,败坏门风的龟子侁非除却掉不可!”进宝一看不好,拔腿朝屈吴山主峰方向便跑。叔父紧追不舍,在追赶到半山腰时,夜幕快要降临,进宝急忙向一片茂密的栒子丛里钻了进去。当他叔父追到栒子丛前时,已是上气不接下气,头昏眼胀,便挣扎着举起铁锨要打。猛然看见栒丛下卧着一只白爪子黑虎,双眼射出凶狠的目光,张着脸盆大的嘴,露出了锋利的牙齿。尚信大吃一惊,魂飞天外。愣了片刻,急忙转身向山下没命地跑去。 
  尚信叔父回到家里,得了一场大病,卧床不起。每当有人问起病因,尚信便说起屈吴山白爪子黑虎的事来,村里的老人都说屈吴山上从未听说过有虎的,更何况是只稀少的黑虎,个个摇头说他看花了眼。 
进宝在逃脱叔父的追赶后,再也不敢回家了,当晚便在山上的一个石洞里凑合了一宿。次日天刚亮,便下山边讨饭边向靖远县城方向走去。 
  抱杠搡石磨,城隍庙歇凉 
  三天后,进宝来到靖远县城,他走街串巷找活干混饭吃,但一般的家庭都嫌他“饭量大”而不愿雇用他,他只好提着空肚子挨饿。一天傍晚,他已是饥肠咕咕,又困又乏,便背靠在一家卖面店铺门口的墙根下睡着了。开面铺的是年过花甲的老两口,他们是县城的老户人家,靠祖上传下来的一合石磨和一头老骟驴磨粜面过活着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老两口为人厚道,乐善好施。老头走出门一看,门口躺着一位疲惫不堪的小伙子。他便唤醒,搀扶进店铺,让他坐在凳子上。又看了看他的脸色,忙对老伴说:“这娃是饿坏了,你快拿些吃的和水来!”老伴随即端了七八个馒头和一马勺水过来。小伙子似饿狼般地张开大口,三下五除二吞下了馒头,又端起马勺咕噜、咕噜一饮而尽,浑身精神渐起,抬起右手臂擦了擦嘴,眼睛里透出未饱的目光,双膝倒在地上,向老两口连磕了三个头说:“多谢大爹、大妈,请受孩儿一拜!”便起身出门要走。 
  心慈善良的老两口看到小伙子独身一人,又是个孩子家,怪可怜的,便忙叫道:“孩子,你别先忙着走!这天快黑了,你一个娃娃家,到哪里去呢?要是不嫌弃,就留在我这店铺里干活吧!” 
  进宝一听,心想两位老人说的也是,自己被二叔赶出门快半月了,在这县城远离亲人,没吃上一顿饱饭,这日子哪天是个头呀?便回过头来,一头扑进老婆子的怀里失声痛哭。老婆子用手擦了擦进宝的泪水后,又详细问了进宝的情况,进宝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。老两口觉得进宝这孩子为人厚道,相貌堂堂,便收留下来当亲儿子对待,让进宝帮他们看驴磨面。进宝也满心欢喜地在他家住下来了。进宝干起活来从不惜力,起早贪黑,忙个不停,老两口打心里喜欢。 
  光阴似箭,春去夏至,一晃半年过去了。一天,家里淘下的麦子多,那头骟驴从天不亮一直拉磨到后晌会麦子都没磨完。那头驴有些疲乏不堪,拉着拉着不走了。脾气暴躁的进宝举起铁锤般的拳头,照着驴的肷窝打去,只一拳,驴竟被打得卧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,不一会儿便死了。进宝恐慌地进屋去向老人报知认错。老头儿未听进宝说完,便捶胸跺足地嚎哭道:“我的天呐!这不是断我家的生路吗?你这孩子咋能干出这样狠心的事呢?”进宝愧疚地跪在地上说:“大爹大妈,孩儿千错万错,错不该打死咱家的驴!自然事已到此,就让孩儿给咱家搡磨,保证不比那头驴磨的面少!”果然不出进宝所言,他抱起推磨杠子,一天推搡磨的面,竟比那头驴磨下的又多又好。老两口感到既吃惊,又觉得心疼,不住地劝进宝要注意身体,不要累坏身子。 
  盛夏的天气酷热,进宝每天搡完磨要休息,家里的屋铺窄小,进宝便来到城隍庙,躺在供桌上歇凉。一天晌午时分,天气闷热,住守隍庙的老庙观睡在床上做了一个梦:梦见城隍爷斥责他道:“你是怎么守护庙宇圣地的?竟让一只黑虎占据我的神位!不过,他是一位栋梁之材,该到出山的时候了,你要以好话劝导,叫他向西边投奔前程去!”老庙观醒后方知是一场梦,便迷迷糊糊,边揉眼睛边向庙里走去。刚推开庙门,猛然看到供台上竟躺卧着一只凶面獠牙的黑虎,四只白爪子,趾爪锋利无比。老道观大吃一惊,掉头便跑。跑了十多步,他又止住脚步想,这不可能,靖远县城自古还没听说有虎的呀!是不是自己老眼昏花,看错了?他便回过头,镇了镇神,再次进庙门一看,原来供台上躺着一个鼾声如雷、身穿黑外衣白衬衫的小伙子。老庙观回想起刚才梦中城隍老爷说的话,便认为供台上睡的小伙子是“黑虎化身”,一定是位贵人。城隍爷托梦于他,就是要他开导帮助小伙子投奔前程。他想到这里,便走上前去,详细看了看进宝的面相,头大口方,浓眉阔额,两耳垂肩,有贵人之相,便用手推醒了进宝。进宝起身下了供台,老庙观又见进宝身材魁梧,虎背熊腰,有英雄气质。便简单询问了进宝的身世后说:“小伙子,根据你的相貌,老夫不敢恭维,你非等闲之辈,日后定前程无量。当前,清军正在甘肃河西一带与反清军作战,你现在该到为国家效力的时候了,你何不投军从戎,早立战功?”生性爱斗好强的进宝,眼前豁然一亮,连连点头称是。进宝谢别了老庙观,回到面店铺,向二位老人说了投军的打算。起初二人不太放心,又一细想,“好男儿志在四方”,凭进宝这孩子的性格和魁梧的身材,也许或能闯出个名堂来,也就同意了。老两口连夜准备了干粮和盘缠,第二天天刚亮便送进宝上了路。 
  夜宿柴家庄、报恩拜干大 
  进宝一路上饥餐渴饮,夜住晓行。这一天掌灯时分,来到了永昌县水泉子柴家庄。从早走到黑,粒米未粘牙,又饥又渴,眼前一发黑,竟昏倒在一个大堡子门洞前。这家主人是个员外,姓柴名云,家大业重。近年来,柴外员被清军与反清的甘州米喇印、丁国栋的战争遭扰得心力交瘁,夜不能眠,只好是白天睡觉,晚间护庄。此时,他刚入睡不久,便梦见一伙官兵把庄子围了个里三层的外三层。他急忙率众爬上堡墙,见堡子外全是黑压压的人群,刀光剑影,有的已杠着云梯爬上了堡子外墙头。眼看着快冲破堡墙了,他打开堡门准备逃命。门刚打开,猛见一只黑虎伏卧在门洞里,两只白爪子向前趴着,虎视眈眈地怒视着他。他被吓得大叫一声,惊醒后心跳不止,原来是一场梦。 
  正在这时,家中的狗咬得不停,他翻起身叫了两个伙计,打着灯笼来到堡门跟前一看,只见一位青年衣衫褴褛地睡卧在地上,鼾声如雷。细细一看,这青年黑胖如塔,天庭饱满,鼻如悬胆,眉宇间显露出威武之气,相貌极为奇特。柴员外便唤伙计将小伙子拉起,搀扶进屋里放在炕上,又叫人端水来给青年喝。即刻,那青年苏醒过来,第一句话是:“老爹,家中有啥吃的吗?”柴员外恍然大悟,原来这青年是饿坏了,忙一边唤人去做饭,一边问道:“小伙子,你叫什么名子?家在何处?为啥睡在这堡门外?”小伙子随即将姓名、家籍等事一一说了。此时,家人将做好的黄米糁饭端了上来,进宝先谦让了一下,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一连吃了九碗才勉强放下饭筷。在一旁的柴员外和家人看得目瞪口呆,瞠目结舌。吃过饭后,进宝谢过柴员外准备要走。柴员外说:“这天色已晚,再说这兵荒马乱的,你年岁又小,孤身一人要到哪里去呀?”经柴员外这一说,进宝心里也没有了主意,只好住宿在柴员外家里。 
  次日清晨,进宝正准备要走,突然从门外闯进来七八个反清兵丁向柴员外催要粮草。柴员外苦苦求饶,兵丁就是不依,硬要拉他去见首领。员外夫人着急,苦拉着丈夫不放,一兵丁便向柴夫人腿上砍了一刀,鲜血直流。进宝一见,怒火烧心,双手抓住这个兵丁,举过头顶向地上一摔,便七窍喷血。其它几个兵丁又围了上来,进宝抡开双拳,就地又打翻了三个。剩下的三四个兵丁连忙跪下磕头求饶!柴员外上前劝住了进宝,让兵丁们赶快逃走。兵丁们搀扶着伤者,狼狈地走了,再也没敢上柴员外家门。 
  柴员外见进宝打败了催粮草的兵丁,感激不尽,从心底里喜欢胆识过人、武艺超群的进宝,认定他将来是一位将才。便再三挽留进宝住在他的家里。进宝也觉得柴员外为人厚道,便答应留了下来。 
  进宝在柴员外家一住就是两个多月。一天中午,他见一个伙计从马棚的顶上吊送草料喂马,感到很奇怪,便上前问那伙计才知道。原来柴员外养着一匹爱马,那马全身墨黑,无一根杂毛,取名叫乌龙驹。它奔跑起来如飞燕一般,别的马远不能及。但却性子烈、脾气暴,见人又咬又踢,什么人都难以驯服。就连饲养它的人都无法靠近,只好封死圈门,从房顶天窗吊送水和草料喂养。进宝听了后,决心要治服乌龙驹。他不顾伙计的劝阻,打开圈门,就见乌龙驹嘶叫一声,张开大口,跃起前蹄向他扑来。进宝毫无惧色,侧身一躲,手疾眼快,趁马蹄落地的瞬间,左手攥住马鬃,右手按住前胛,飞身跃上马背,乌龙驹连奔带跳,似离弦的箭一般飞跑出去。一口气跑了二十多里后,渐渐力竭,跑速减缓,服贴多了,进宝调转马头向家中奔来。到了家门口,进宝翻身下马,招呼站在门口惊呆的柴员外和家人取来缰绳嚼子套住了乌龙驹。自此,乌龙驹被驯服,柴员外便将它交由进宝饲养、骑乘。 
  一天,永昌北山里的一帮土匪四十多人突然闯进柴家庄,到处抓人抢东西,闹得庄上鸡飞狗上墙,还把柴员外夫妇吊在房梁上严刑拷打,逼要财钱。正好外出的进宝骑着乌龙驹回到庄前,一位庄人急呼道:“进宝,快回家救员外、太太!”进宝冲进院内,挥刀奋力拼杀,一连砍倒了五六个,其余的见势不妙,慌忙向外逃去。进宝割断绳索,救下柴员外夫妇,交人照看,出庄门跃上乌龙驹向土匪逃跑的方向追去。乌龙驹放开四蹄如飞,不一会儿赶上了土匪。进宝抓住一个问清了匪首,直到大渣湾才将匪首抓住。进宝杀了匪首领,割下头颅,提到水泉子挂在堡门示众。 
  事后,柴员外更加感激进宝,对进宝敬佩得五体投地。进宝也十分敬重柴员外。一个以恩施德,一个以德还恩,时间不久,进宝便拜柴员外为干大。 
  柴员外看到进宝对武术极感兴趣,又很有天赋,便送他到永昌县城拜永昌协参将于成恩大人为师,学习武术。他学习十分刻苦,一教即会,进步很快,十八般武艺无一不精,各种兵器掌握得极为娴熟。在学武的同时,师傅又教进宝识字读书,从《三字经》到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等书,进宝都刻苦阅读,经过一段的学习,他的文化大有长进。随后,永昌县府又在水泉子、王秀堡组织了民防团练,由进宝任团总,训练一段,由进宝带团进山剿匪,平息了永昌北山的土匪。 
  马踏定羌庙,鞭扫大草滩 
  清顺治五年,进宝在永昌协参将于成恩的举荐下,投军陕西提督平西大将军孟乔芳讨伐甘州米喇印、丁国栋反清回军部张勇麾下,此时进宝已二十三岁,正当年轻力壮,把他所学到的武功,发挥在作战中。每次战斗,他都冲锋陷阵,屡斩敌首,很快由士卒提升为守备、游击。康熙三年,在河西击败扰边地的蒙酋厄鲁特部后被提升为洪水营参将。次年率部在山丹附近,于盘据在甘州、凉州通往西域要道上的青海怀阿尔顿部,进行了殊死的战斗。怀阿尔顿部以骑兵为主,善长骑射,勇猛骠悍,战斗力极强。他们长期与朝廷对抗,屯驻在古丝绸之路通往西域的要塞,杀人越货,抢夺牧民的骆驼马匹、牛羊,强行占据着大清的疆域,影响着清政府与西域的交往,清廷对此耿耿于怀,等待时机,想一举歼灭。 
  一次,进宝先遣兵卒侦探到距水泉子约三十里的小村庄,村外有座定羌庙,庙里驻扎着怀阿尔顿一部的五六百兵马。首领是一名身经百战、蛮横残忍的将官。在甘、凉州地区作恶多端,恶贯满盈,百姓无不恨之入骨。为了消灭这帮敌人,足智多谋的进宝,亲率精勇骑兵七百多人,乘夜黑人静,将其团团包围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进庙院内。顿时,炮火齐鸣、杀声四起,熟睡中被惊醒的敌兵,光着身子仓促应战。进宝坐下一匹宝马,掌中一把大刀,左抡右砍,刀下人头乱滚,马蹄下尸肉如泥。杀得敌兵鬼哭狼嚎,跪地求饶。裸身赤足的敌首领提着一杆枪急得哇哇暴叫,被进宝手起刀落斩于马下。天晓时,全歼定羌庙之敌。 
战斗结束后,进宝稍加休整,又挥师西进,经丰城堡来到山丹境内。纵横百里的茫茫大草滩便在眼前,杂草丛生,沙丘遍地,怀阿尔顿部的主力便驻扎在大草滩内。 
  为防敌军进攻偷袭,进宝选了一块有利地形,率众士兵昼夜修筑城堡工事,两月内便修成了永固城。部队有了坚固阵地,于敌军进入相持对峙阶段。两年后,敌后勤供给不济,遂向大草滩深处撤退,进宝抓住战机,跟踪追击,寻求与其决战。经过多日侦察寻找,一天进宝部突然与敌主力五六千人马遭遇。敌强我弱,且占据着有利地形。善打硬仗,精于跨马作战的进宝大喊一声:“狭路相逢勇者胜。弟兄们,给我杀!”他一马当先,如猛虎下山,挥舞双鞭,冒着矢雨杀向敌阵。只见他双鞭上下翻飞,左打右扫,打中的血肉飞溅,扫上的骨断筋折。哪里敌人多,便杀向哪里。哪里难攻又杀向哪里,左冲右突,神勇无比,犹入无人之境。士兵们冲锋陷阵,似潮水一般冲向敌群,直杀得敌军人仰马翻,丢盔弃甲,尸横遍野,血染碧草,死伤过半。敌主将眼看着大势已去,无力回天,便在几员战将的奋力保护下,杀开一条血路,慌慌如丧家之犬,似漏网之鱼,拼命向西逃窜。进宝率部乘胜追击,经过数月追击战,彻底击败了青海怀阿尔顿部,为清王朝扫清了通往西域的障碍,当地百姓也过上了太平日子。经过定羌庙、大草滩的两场大胜仗,进宝“马踏定羌庙,鞭扫大草滩”的威名远扬,捷报传到京城,康熙皇帝大加赞赏,并提升进宝为西宁副总兵。 
  天子作奇梦,黑虎扶玉柱 
  康熙十二年,因战功卓著,进宝被康熙帝亲诏进京备问边情。进宝昼夜兼程,在到京下榻的当晚,康熙帝作了一梦:他正在太和殿与文武大臣议朝事,突然一阵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地动山摇,太和殿摇摇摆摆,欲将倾覆。吓得他六神无主,不知所措。正在这危急关头,猛见从殿门外跃进一只白爪子黑虎,扑起前爪,扶住了太和殿的金玉大柱。顿时,风止日朗,太和殿安然无恙。康熙帝惊醒后,才知是一场梦。他闷闷不乐,胡思乱猜,不得其解。天还未亮,便传宫中的解梦师速来解梦。 
  解梦师即刻进宫,康熙帝便将所做的梦说了一遍。解梦师听后,闭目思虑了片刻,又在左手指上掐算了几次,满面喜笑地说:“此梦乃万岁爷之大吉兆,奴才向万岁爷恭喜了!” 
  “何喜之有?”康熙帝龙颜不悦地问道。 
  “昔日周文王曾梦见东南一只白额猛虎,胁生双翼,望他帐中扑来而得栋梁之臣姜子牙,灭纣兴周,成就了周朝八百年基业。万岁爷即日要得一员‘护国安邦’的良将了!” 
  “又是在安慰朕之言。退下去!” 
  次日五更,进宝内着白衬衫,外穿一件皂袍,便在午门外候旨。在听到御驾官宣自己进宫觐见时,他气宇轩昂地进了太和殿,文武大臣两边站立,威严的太和殿内鸦雀无声,金銮宝座上坐着威风凛凛的康熙大帝。进宝走向前跪膝叩首,行过君臣大礼,康熙帝简略问了边境事务,进宝胸有成竹,对答如流,康熙帝甚为满意,   随道:“爱卿,平身!” 
  进宝起身,低头朝后退步,右脚后跟竟碰在大殿的金玉柱根上,身子一斜,一个小趔趄。他急忙用右手掌扶在了玉柱上。外罩袖下滑,露出了白衬袖。说时迟,那时快,这一切被康熙看了个清楚!他联想起昨晚做的梦,和解梦师的梦解,心里豁然一亮:这不正是朕所要得到的“护国安邦”良将吗!他即刻宣布退朝,单独召见了进宝。进宝将他边疆布兵设防,治军之略一一向康熙作了禀报,得到了康熙的充分肯定和赞扬。当即擢升进宝为西宁总兵,并赐刀、马、枪、弓、矢、胄、铠。 
  从此,进宝转战甘肃、青海、陕西、四川、湖南、贵州、云南等地,大显英雄本色,为清廷平叛讨逆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官职升至提督,奋威将军。死后被康熙皇帝赐以“性笃忠贞,威望素重,率兵征剿,勇略兼优,勋猷茂著。”赠太子太保。谥号“忠勇”。(李翔凌、戚子明、魏邦海口述)  
选自关兴益<鹯阴故经述记> 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电话:0943-6687016 15809431821 传真: 邮箱:450101692#qq.com
地址:平川区瑞嘉新城65# 邮编:730913
Copyright © 2004-2022 白银指尖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联盟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""
='{"id":"10"}'>